首页 女生 同人衍生 悲伤逆流成河之重生

猜测

出了宿舍,易遥就到了学生会,倚靠她的身份只要随便一个借口就能展开调查。

就比如她说——“为了缅怀李之我想为他剪个短片。”

白昼正好拿着李之临死前和更久之前拍摄的短篇素材给易遥。

易遥注意到在所有的镜头中李之颈上都有根红线。

白昼抬起头反应了两秒又恢复了那种惯常的沉着和冷静真令人震惊。

白昼就知道,他以前和秦佩佩他们混迹过的事瞒不住她,不过易遥也很识大体,这个时候不会追问不相关的事。

看见鼠标的所指男生用开口前自己也没有料到会如此沉着开口。

白昼:不是是钥匙。

易遥:钥匙?

有点令人意外的答案。

白昼:我不知道是什么钥匙问过他。他说既是他的又是秦佩佩的。

白昼:怎么有什么问题吗?

易遥:问题是这钥匙还在不在了?

易遥瞥了一眼茫然的白昼。

易遥:对了你记不记得秦佩佩有类似的、珍惜到随身携带的东西?

白昼:那可多了她就爱往身上挂丁零当啷的饰物。

易遥:仔细回忆一下列个单子给我好么?

白昼:行……但你要这个干吗?

易遥:查证一些我还没把握的事证实了想法以后告诉你好么?

白昼点点头。

纪念短片质量要求很低,甚至连镜头衔接不连贯都没有人会挑剔,所以工作很快完成。

从非编实验室出来,易遥立即给顾森西去了个电话,听上去他还是情绪低迷,但只要一跟易遥通话就变得元气满满。

顾森西:钥匙?哦……明白了。

顾森西:挂在脖子上那个。是他房间里一个床下抽屉的钥匙。

顾森西:安心,我托寝室的朋友去问过了。

顾森西:应该是真的。

易遥:啊?床下抽屉?

为什么床下抽屉的钥匙要一直随身携带,易遥产生了一点与主题无关的好奇。

易遥: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呢?

辰寓:打听这个做什么?

顾森西室友插了那么一句。

易遥:辰寓同学好久不见。

听声音大概猜出了是谁。

易遥:我在想如果是别人迫切想要的贵重东西,也许李之的死与此有关呢?

虽然易遥自己也明显感到这个猜测站不住脚。

是床下抽屉而不是保险箱,说明东西并不是很贵重。

但李之又一直随身携带钥匙,说明并不是别人迫切想要,而是唯独他珍视。

果然,辰寓在电话那头笑了起来。

辰寓:不可能的。

辰寓:那里面放满了我的刀,谁会要那些东西呢。

易遥:刀?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